• 欢迎您的访问,我们将为您提供最优质的旅游信息和旅游知识,让您的旅途不再单调!

私房景点SCENIC SPOTS

>>

云南普洱茶们商业与快钱的直播盲从时我设计茶文艺复兴走游慢活族

线路说明

听清迈同事说清迈昨日傍晚下过一场雨,很大,在一个地方如果没见过它下雨时的样子,算是挺遗憾的。清迈的雨算是豪放的。像是东北大汉饮酒,提壶直饮,完全不顾衣襟和胡须早已打湿大半。这和国内南方的缠绵细雨自是不一般,完全让人生不出忧愁感啊。而我最喜欢的是风,无论什么时候的风,无论是在哪里。清迈在下大雨前一般也是会有大风的,我常一个人站在风里,任风呼呼吹过,参天的大树便满树哗哗作响,听得我全身心愉悦。“山雨欲来风满楼”,最喜欢的便是如此感觉,以前在家里,常能有如此感受,可现在离山远了。虽然清迈也有山,可在小城里却是听不见那山风的,好在城内满是大树。便时常能听见满树的叶子在风里哗哗作响,听起来也是很喜欢的。有时会想着,如果此生就那样在清迈这个小城里渡过其实也是不错的。城内有很多寺庙,寺庙内也常常有几人合抱的大树。因寺庙多,便也时常可以看见年轻的僧人穿着暗橙色的僧衣,在小城里来来往往。傍晚雨后,在当地市集里,远处有一座清迈常见的寺庙,而一行晚归的僧人正缓缓穿过市集,在因雨而呈暗色的市集中,僧人的僧衣尤其显眼。我觉得特别的和谐,僧人在雨后的当地市集中穿过,向着寺庙,向着佛,作为归宿般的走去,



一座城市的秉性,从当地的食肆中便可窥见一斑。新潮迸发,市井犹在。昆明就像一只巨大的海绵,一面逐新,一面念旧,柔软地吸纳所有,在新城迸发,市井犹在。不动声色的时光里,迎接了兼容并包的新生。"走游慢活族"魂牵梦萦背包造访的他乡,却是此间累世香火承序的故土,有关发展与保护之是非题到底难解,短暂驻足的过客,能带来什么,能带走什么呢。我本是昆明的匆匆过客,在别人累世香火传承的故土上游览一番,为这个美丽而独具特色的地方所能做的最基本的事情,就是记录。或许在某一天,你可以翻出这张照片,像有人描述昆明的民俗风情,拍拍胸脯骄傲地自称体验过慢活美学食物工艺制作的游客;你也可以对着自己的子孙们介绍,在中国的某个角落,那里的祖祖辈辈在过着怎样一种独具特色的生活方式......



昆明的节孝巷我曾经推荐过、也跟朋友们聊过,是昆明最有市井文化的一条小巷,这次再此慢步此巷有了意想不到的变化,多了一家昆明味的苍蝇馆子,很多商场的连锁餐厅都见不到几个食客,既然在这家苍蝇馆子排起了长队,而且都是美女帅哥,这让我有了一点欣慰,疫情后传统们拼命的直播,把直播当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可从来不去思考疫情后人们最需要的生活,人们还是寻求人性的温馨的市井小巷风土人情,不是冰冷的商业,也许节孝巷会不会一家一家的出现文艺苍蝇馆子呢?在往上坡走出去到华山东路,有家"东苑别墅",坐落于华山东路78-79,建于1943年,由法国人设计的小别野,完全云南风味的餐馆,这家呢比较适合聚餐请客,环境优美有历史感设计感更是不输现代建筑,在这里体验老昆明一个世纪的痕迹,春末夏初,法国梧桐树下掩映的光影斑驳。月季正值繁盛,花影绰绰。当窗台的月季花遇到法式下午茶,这份优雅闲适尽在建业里嘉佩乐。近一个世纪前,这里的街道上充满着市井气息,街邻们每日出售米线,人们每天踩着青石板,周边分布着数座历史文化遗产和艺术装饰建筑的房屋,只需悠闲步行,你便能感受到无处不在的老昆明风情......不仅是现如今大家“向往的生活”,更是值得用慢活美学来记录和珍藏的、昆明人今生今世的证据。让"走游慢活族"来当这个慢活美学设计师,让慢活美学来见证一个个原本可能会被遗忘的瞬间,让以后的回忆更加丰富,也让他们的思念能够得到回应。在昆明的这段时间,不仅是回归心灵的走游慢活,也是见证慢活美学联姻清迈琅勃拉邦的过程。或许很慢,但因为有你们,就不会停滞。


 


「慢活心流」到底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你是否有过这样的体验?早起骑行10公里,不仅出了一身汗,烦恼和郁闷也随之消散,觉得神清气爽;在图书馆里,读到一本好书,沉浸其中,完全没有察觉天已黑…当你全身心地投入某件事,达到浑然忘我的境界,甚至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并由此获得内心的秩序与安宁时,一种极大地满足感悄悄油然而生,使你感到异常快乐。这便是心流体验。很多时候,我们在做自己非常喜欢又略有挑战的事时,就很容易体验到心流,比如骑行、阅读、食物工艺探索还有走游慢活等等。



慢活心流是一种状态,你的精神力完全投注时,视觉、听觉和嗅觉都会变得格外敏锐,思维会清晰有序,内心会充满着高度的兴奋感和充实感。慢活心流是普遍发生的,它发生在所有阶层、性别、年龄、文化背景中。一旦处于心流,知行合一且全神贯注,你会把生活中的琐事忘得一干二净,精神的混乱根本无法趁虚而入,你的知觉甚至泯灭,人与行动完全合一。幸福并非瞬间发生,它与网红或概率无关,用钱买不到,也不能仗势巧取豪夺;它不受外在事物的操纵,而是取决于我们对外界的诠释。实际上,幸福要靠个人修持,事先充分准备、刻意培养与维护。只有学会掌控慢活的人,才能决定自己的生活品质;具备了这种能力,也就相当于接近了幸福的境界。



为什么我们要练习并努力达到慢活心流状态?2300年前,亚里士多德曾说,世人不分男女,都以追求幸福为人生最高目标。时光流逝,现代人对幸福的理解,并不见得比亚里士多德更透彻。对于「幸福」二字,我们每一代人甚至每个人都要重新思考,重新来过。幸福是一种内在状态,而非外在状态,通过创造慢活心流——创造那些完全专注于艰巨但可行任务的高光时刻,可以帮助我们提升幸福感与创造力。如何才能获得更多的慢活心流体验?要体验心流状态,就必须远离现代快节奏生活中使人分神的元素,心流不是鸡汤,而是让你保持专注、高效、幸福感翻倍的科学。唯有从每天的工作体验和生活经验中创造乐趣,获得心流体验,才能真正提升生活的品质,也才能真正感受到幸福。



当然,心流能力强的人,可以敏锐感知到即使不那么明显的回馈。有个成语「庖丁解牛」,听到刀在牛的肌体中游走,传递出的不同节奏,可谓是「以神遇而不以目视」的境界;热爱写作的人,能感觉到每敲下一个字,大脑中杂乱的信息开始变得井然有序、富有生命力。"走游慢活族"不同于许多伪文化无法摆脱的“卖货属性”,更像一个安安静静生长的另类,主打深度走游慢活探索食物工艺,同时搜索阅读便能感受到一股和慢活美学干净极简的美学风格相吻合的气场。 “走游慢活”、“慢活美学”、“食物工艺”……茶文艺复兴每期通常以一个词组为主题,时而抽象时而具象,从城市故事到食物工艺灵感,从设计师对谈到慢活美学方式,一切轻轻展开,却能让你清晰地看到这个品牌关注什么、崇尚什么。泰国、老挝、中国各城市……这城市文化以慢活美学作为直观的划分,每期专心探索一座城市,把静物摄影和推荐地点巧妙结合,温柔地为每座城市归纳出一种性格。而无论在表面上是聚焦于人,还是抒发恋物的情绪,"走游慢活族"的慢活设计始终紧扣的主题,其实恰恰就是我们看似波澜不惊、却可以很不一样的日常生活。而"走游慢活族"作为慢活美学创新的一种可能性,和传统工艺之间并不一定是相互冲突的关系。相反,这些慢活美学设计上的突破所带来的,恰恰是给设计师的创作自由,以及我们每个人的心灵自由。换句话说,只要你足够耐心地慢下脚步,总能透过"走游慢活族",感受到真正独一无二、转瞬即逝的时间和空间。



算法是当下技术驱动的时代热门词汇,比如搜索引擎的搜索算法、直播的推荐算法,在生活中我们也常说人生有核心算法,财富有底层算法。算法似乎是大数据时代的核心技术,但是,算法是完全可依赖的吗?这个世界上,有没有什么是算法无法简化和替代的?有没有什么是我们必须去重视和把握的、根本性的原则呢?在《要领》新书发布会的直播中,约翰·汉尼斯校长、杨斌教授和韩焱女士从商业要领谈到人生要领,碰撞出了一些深深嵌入在人类本性当中的,充分体现了人性本质、情感连接和人文关怀,无法被算法简化和替代的“要领”。在直播中,汉尼斯说到:在过去的十年中,我观察到了创新与技术融合的新趋势和新做法。



我们看到了一个新的变化,就是企业从发展的早期就开始走向国际化的布局和多元化的发展。早期我们先看到的企业都是从单点、单领域起步,逐渐扩张。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从一开始国际化的企业就是多元化的经营,我认为这种变化不光是在硅谷,现在中国也越来越多的开始出现了。当前的环境下,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企业都在朝着知识型企业发展,甚至可以说整个经济都开始朝向知识型转型。在这个大环境下,终极的知识型机构还是大学,我们在大学中一直都在致力于更好地传授最新的知识,而且希望能够培养出真正具有强大创新能力和这种伟大思想的毕业生,在这样的愿景下,机构和大学就不可能是传统意义上的机构,而是更加贴近扁平化的一种管理模式。



因为在这种环境之下,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团队的成员都需要与领导者并肩作战,那种领导者高高在上,机构中层级分明的传统的50年代的架构已经不再适用了。我们希望看到的是扁平化的、对话式的、知识型机构中的新的领导模式。在这样的领导模式之下,领导者要做的是,更多地启发每一个团队中的成员,让他们去释放创造力,想出更伟大的新想法。在这样的机构中,下达命令不再奏效,因为如果靠命令来领导别人的话,这个机构的能力就会局限在一个领导者的智力框架范围之内,而不能真正释放出它的潜力。是的"走游慢活族"早已艺术与日常的结合,还比较新鲜小众。随着市场变化,“慢活”系列需要新的形态和渠道去面对细分的客群,同时也是让“艺术与生活”这个基因始终延续,让“和艺术家一起变革艺术品”这样一个理念更长久地沉淀下去,而后便有了如今的走游慢活“食物工艺”探索再设计。"走游慢活族"慢活美学的品牌诞生故事,让走游慢活族感受到了团队对“艺术与日常生活结合”这个趋势的洞察力和行动力。这是「慢活美学」对艺术与食物工艺、生活结合的探索与尝试。有了品牌规划,洞察当代生活,又能用简单直接的呈现方式打动人的,与我们“艺术与生活”理念相符,能实现 “和艺术家一起变革艺术品”的艺术家。品牌诞生和食物工艺探索,体现了"走游慢活族"探索“艺术与日常生活”的决心和行动力;艺术家高度参与的模式,还有与艺术家一共变革艺术品的理念,是走游慢活族对“艺术与日常生活”这个课题解读出来的新方向和新表现形式。



这是一支我愿意主动分享给同行朋友喝的普洱茶,尽管这些茶同行们什么好茶没喝过,什么好春茶没见过?在茶文艺复兴文创行业里,茶原物料的拼图版上,云南似乎是我们一直充满期望又略带遗憾,但从来不绝望的特殊存在。2020——既平凡又不凡的今年,传统云南普洱茶行业链条的每个环节,至上而下,都和其他行业一样面临着同样大的压力。就算绝望,也无济于事吧?抱团总还能多少取点暖。这段时间,我看到云南普洱茶行业信任危机更加严重,疫情后传统普洱茶们非常不理智,疫情让人们消费观会有大的转变,祸不单行疫情还没有完全过去,茶区旱情也比较严重,比起疫情旱情人性的贪婪正在吞噬靠山吃山的资源,旱情让古茶树正在垂死,再者人们的贪婪炒作茶山慢慢的变成秃茶山,茶生态链在破坏,这在很多直播视频里都能看到,被人们圈起来的冰岛树等……不知是野生古树还是猪圈,按农耕的逻辑这样的野生古树还能活多久,还有茶本真的营养吗?这样的茶是不是已经是一种毒呢?甚至有些带头大哥的d益普洱茶茶企们,更是荒唐的把普洱茶打了金融普洱茶的标签,做着传销的嫌疑,明目张胆的做着期货,告诉全世界人们云南普洱茶不是喝的,是玩的是囤积的,要么变成金叶要么烂树叶,继续荒唐着。



欲望是一种力量,也是一种命运的锁链和绳羁。偶然决定着必然。死亡等待着出生。传统普洱茶们商业与快钱的直播盲从,既是一种开始,也是一种早就坐卧在隔壁等待的尾末。原来世界不是完全封闭的,常常有些物事是如秤梁遥远的天平秤,或者如板梁遥远的跷跷板的两端样,你在这边动一下,遥远的那边就会上下或颤抖,乃至于惊震或哆嗦。原来世界的两端是紧紧联系的。于是我觉得可以设计「茶文艺复兴」了。因为我终于看见在云南这一端地寒冷时,另一端地也会有人身上发着抖;普洱茶在这一端地死亡时,另一端地一定会有默默无言的召唤。反过来,另一端地某一处,有新生的婴儿来到这个世界上,这就是跟云南一脉相莲的老挝野生普洱茶,所以第一口"走游慢活族"老挝普洱茶味道,带着思念被压抑许久之后所发酵的味道,在老挝如果说芒果水果汁冰镇是解暑的必备品,那老挝冰镇啤酒就是夏日困兽的一剂良药,而现在"走游慢活族"食物工艺设计,设计灵感这几日昆明天气太晒热,于是在厨房多次实验最终的"茶文艺复兴"的,在昆明第二个作品,"老挝麦芽啤酒糖浆于老挝浓稠普洱茶,交织香醇泰国本土咖啡秦出这首狂想曲,将在午后释放你全部的活力"。



我们需要群体心理危机干预。如果普洱茶在人类历史的长河里还有那么?一丝丝慰藉心灵的作用的话,我希望今年这个时候的。慢活美学设计策划「茶文艺复兴」,让世界人们从新认识真正中国食物工艺的普洱茶,中国食物工艺慢活美学品牌的普洱茶,带给我的那份希望能够传递给你,况且它是如此的让人眼前一亮。我最近睡前已经不像以前一样只设置个飞行模式了,要彻底关掉手机放在客厅这样。彻底杜绝睡不着手贱摸手机又开始刷微博什么的。也在尝试减少每天的屏幕时间,有这看手机的功夫不如去做做菜看看书,骑骑脚踏车,准备下午茶开心一下,反正怎样都挺好的。在现在这个档口,拥有一大堆兴趣爱好从来没有这么重要过!除了策划茶文艺复兴,每天有大把的空闲时间,真的,有点兴趣爱好太重要了。我最近几乎把全部的时间都奉献给了我热爱的食物工艺上,其实疫情爆发前我也会花很多时间在食物工艺里,但最近的食物工艺更像是我的诺亚方舟,是我逃离现实的避难所,只要泡在厨房里琢磨美食下午茶,就完全没空去想负面的东西,心情立刻就能好起来。



我为了成为这个领域的专家,日复一日的走游慢活东南亚中国城市,探店探索和再设计关于快要失传的传统食物工艺。有人说,“把你认为有价值的东西,分享给那些不懂的人,是一种自取其辱式的孤独“ 所以, 我是想知道有没有一些和我同频率、志同道合而又臭味相投的人,来看我分享中国文创,一直主张“茶文化复兴”之饮食态度,活在当下亦食在当下。春茶季的满满收获,赶在这个时节尝到它,文艺复兴和食物工艺都是现代流行文化的一部分,它们之间有一种共生关系。这两种表达方式都是相互影响和增强的。尤其是在当今这个视觉化的社会,直播和网红很大程度被高估了,我搬到清迈是出于职业原因,很快我就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并且爱上了这里,不止是因为那些短暂的了解。各种各样的事情都会发生,你总会或多或少地遇到一些有趣的事,无论是在餐厅、文化场合还是独立咖啡店,我喜欢各种可能性。我很享受自已现在的工作状态,为什么我们只能选择一种工作方式呢?


 

发表评论共有0访客发表了评论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我来说几句吧

验证码: 看不清楚?

慢活场景不仅仅是一场奢华娱乐的盛宴,更多的是社会名流之间建立人际关系、开展商业合作的场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这个圈子里。正如陆地上有高尔夫交际一样,在这场景里进行商务交流是不错的选择。更多的商人更是把慢活作为财富的象征和商务会谈平台。 一边是水光山色,一边是商场博弈。自然环境中的洽谈,比在封闭的会议室中唇枪舌战要清醒得多。双方都能保持很愉快的交流,往往很多重要的商务决定都是在慢活场景里获得,“走游慢活族”企划会+团建,一次策划,两种效果。在慢游户外没有逼仄的空间压迫,没有规矩的束缚,最容易释放天性,不仅增加了团队的紧密结合,更衍生了许多坦诚交流的机会。绝对能够满足领导所需的:高大上、创意、惊喜、不落俗套。“走游慢活族”。边旅行边工作是多少人的梦想?而最多人关心的经济来源,户外摄影师、旅行KOL、品牌顾问,在这个开放的年代,没有人规定老老实实坐在办公室才能赚钱。这就是“走游慢活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