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您的访问,我们将为您提供最优质的旅游信息和旅游知识,让您的旅途不再单调!

私房景点SCENIC SPOTS

>>

两个世纪前的"华德箱"茶们从厦门港帆船下午茶的征服走游慢活族

线路说明

热带的风将厦门这座城市包裹得严严实实,它能吹过每一个人的发丝,也能吹进每一个人的血液。它将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赐给了这片土地,也将精明,能干,好利以及虔诚按照不同的比例杂糅进了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的骨子里。开始是为了"华德箱"茶壮旅而来……但后来因为海边骑行,忽然发现生活可以不局限于城市里的朝九晚六——还可以做一个岛民,每天在海边看日出日落!虽然厦门岛民物价很高,"走游慢活族"创始人的本人,早学会了等待、学会了慢。也养成了认真观察每一条街道每一个行人的习惯,在这个被大数据支配的时代,更加热爱和欣赏生活本身。



厦门以很物质城市的底子,挤进了文艺城市的行列,却认为自己应该是文艺城市的模样。中国有很多海滨城市,但海岛型城市不多,厦门和香港是其中比较著名的两个。闽南人出海是传统,堪称中国最具海洋探险精神的一批人。以海为路,海水涌到哪里,闽南人就走到哪里。这些闯海人的骨子里,有慷慨激昂的豪爽,而且重情重义。抗战八年,华侨直接捐款13亿多(国币),其中南洋华侨捐献最多。而这些下南洋的主力人口,多来自闽南和粤东。所以,厦门这座城市,是有“闯荡”基因的。



1984年2月8日,阳光明媚,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在厦门视察,与时任福建省委书记一同登上“鹭江”号游艇。游艇绕着鼓浪屿缓缓航行,碧波浩渺,景色迷人,书记见机请示总设计师:厦门扩大开放,建设“自由港”,您看怎样?老人遥望着对面的金门岛,深深吸一口烟,思索片刻后说:“厦门可以实行自由港的某些政策。”此次电影节开幕式上,苏有朋和容祖儿、喻越越搭档,一同演唱知名歌曲《鼓浪屿之波》。大陆籍喻越越领唱,苏有朋第二个开口,歌词安排恰到好处:鼓浪屿遥对着台湾岛,台湾是我家乡。如歌词所唱,厦门地理位置特殊,因此时常获得一些特殊的机遇。从今年起,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将长期(5届10年)落户厦门,这是金鸡首次长驻一座城市。在金鸡开幕式上,台湾情歌王子林志炫唱了一首《没离开过》。其中有句歌词:我眺望远方的山峰,却错过转弯的路口,蓦然回首,才发现你在等我。



从溪岸路花鸟市场慢慢慢步华新路斗西路等中山公园整个社区,那是一个与印象中完全不同的厦门,没有的游人如织,华新路老别墅区没有鼓浪屿的纸醉金迷,没有厦大的文艺刺激~只有满街人字形的左右左右转弯,与路边矗立着百年老洋房。那一瞬间,仿佛置身于民国街头,又如走在欧洲小镇。这居然在中国,这里居然是厦门!忍不住感慨,原来老华侨们迷恋过的那个老厦门,都藏在了这里,从"华德箱"开始西方的南洋的等等文化影子,在这转弯里。漫步于此,下一秒,仿佛置身于那19世纪20年代的老厦门。即使时间远去,从人字形路转弯漫步厦门的老街坊,依然能一下子就把我们拽进了那个时代,慢悠悠地在小巷闲逛,从街头到巷尾满是怀旧的气息,从这里慢步七市八市,这不就是厦门港帆船生活的缩影吗?


 


为什么一个十八到十九世纪“锁国”时代的"华德箱",居然在两个世纪之后,还能保有令大洋彼岸"下午茶"动容的气场?所谓美学的超越时空和“越境”,究竟是怎样发生,又是如何传导的呢?想来确是一桩“细思极恐”的勾当。



自我封闭而又傲慢的清朝人,甚至没有打算利用罗伯特·福琼访华的机会来了解英国。此时的中国仍坚持“以茶制夷”观念,才有了[华德箱]茶苗从武夷山到厦门港再到印度阿萨姆大吉岭,幻想的世界里没有现实边界,没有客体的存在,只有无边无际不断膨大的自我。所以,现实观是破除自我幻想的利器,这个利器清晰有力,没有任何名词道理,仅仅是最简单的事实:什么是我能做的,什么是我不能掌控的。人无意识中的紧张焦虑,都来自无意识的幻想,总想要掌控些什么。人什么时候能拥有极致的放松,微笑接纳学习的愉悦?是解脱了没有现实边界的幻想的时候,是终于了悟:万事万物都是因缘际会,因果相接,都是无法掌控的。自恋幻想再美好,也不能打破因果。我们总是固守自封的认为,我们自己茶最好,他国都不是茶事,各种套路设定时,历史又似曾相识的轮回,这一次[华德箱]不是帆船到外面,而是外面越来越多的[华德箱]洋帆回来,希望中国茶们不要在炒作,不然外面的[华德箱]很有诱惑力。


两个世纪前的"华德箱"们现在全世界输送"华德箱",最为代表的印度斯里兰卡泰国老挝等东南亚"华德箱"们,反客为主注意这和喧宾夺主不一样。最合适,意味着牢固的知识技能和出色的文化输出,熟能生巧是铁律,任何事情都没有捷径,不断学习,不断学习,不断学习。当我明白我什么也掌控不了,只能在这个当下,去做现实条件下自己能做并且愿意做的事情,还是从厦门回泰国老挝设计[华德箱],继续"走游慢活-禅餐设计",且只能做好自己这一份时,这样碰触现实,心会安住下来,自由自在。每一个剧情幻想,都在身体上制造某种紧张,每一次破掉幻想,身体就更舒展。幸福就是这么简单,知道什么可以做,什么不能掌控。从数世纪到现在「做自以为是」的咱大天朝茶们,很容易进入全能神的幻想,不把自己当人。全能神:能力无限,责任无限,付出无限。人类:能力有限,责任有限,爱心有限,希望每个背负茶文化前行的茶人们,从神回归人,放过自己,做有限责任人。由有限责任人组成的有限责任社区,内部才能够产生真正陪伴与滋养。跟着"走游慢活-禅餐设计"继续"华德箱"茶壮游吧。


我们要从传统中得到养分,学是必要的,探店也需要,除此两者,还要加之以[想]创作设计,从前人说:[师古人,不如师造化。]这样看上去好象师古人和师造化是互相矛盾的,实则两者相辅相成,一点也不矛盾。因为古人一切技艺,不是关了门凭空想出,也都是从造化中不断实践提炼而来。师古人可以省去很多气力,这个借鉴的有无,差异极大。但是停留在古人的技艺上,也不对,必须有发展创新,这就需要师造化。



说起清迈的咖啡馆,真的可以聊上一天一夜,在这里真的发生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有质量有意思有颜值的咖啡馆,不仅为了打卡,而是从中体会到清迈专属的慢游生活。对这里的记忆是缓慢的步调和惬意的氛围,遍地可爱又陈旧的 cafe,让这个城市变得小清新、小资、小时髦起来...清迈的空气中似乎散发着迷人的闲散气息,有一种和火辣的曼谷完全不同的清新脱俗。清迈的街道不宽,沿街有参天的大树和各种花草,散发着清香,咖啡馆、旅馆、书店,伴随着微笑,悠然地出现在一条条小街里。在清迈的日常,就是在夏日里骑着“小毛驴”,辗转在宁曼路小小的街道上,流连在咖啡馆、手工店和寻找冬阴功之间。遍地的现代艺术家、设计师来到这里寻找灵感,使这个田园小镇变成了一座时髦而清新的文艺之城。午后的阳光穿过绿叶投射进来,各种肤色的人汇聚在一起,只为喝一杯好咖啡,至于那些外在的头衔与光环,在入口的那一刻,什么都不重要了。后来进来了一位法国的小姐姐,她一个人,点了一杯辣椒咖啡,听她跟咖啡师交流得知,她游走世界各地的咖啡馆,一边学习一边旅游,为的就是开一家属于自己咖啡馆。静静地听着她们的交谈,再喝一口咖啡,才感受到在这家店真正休闲的时光,也感谢同行的员工给我的翻译,



没想到和可露丽的缘分是从清迈开始的,从第一次吃到后,回国后每次见到都会点。原来可露丽的口感是外头的脆壳充斥着焦糖的香味,里头如蜂巢蛋糕一般松软。对清迈的情怀是日复一日,咖啡香伴随着许多早晨和午后,也成为了一次又一次想重返的理由,这座城市,希望下一次当你遇到它,也能心怀期待,常有惊喜。清迈总是有很多真正的独立咖啡馆,他们在认真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认真设计自己的小店,认真对待每一杯咖啡,认真滋养自己的内心,认真过着想要的生活。客从风里来,还归风里去,在咖啡的旅途上遇到的同好,短暂的交流,对各种咖啡的心得与不同产地的特色,起身各自走人,回到自己的行程上。清迈,我还会再来的。



清迈另一种生活就是享用下午茶时,甜点向来是主角。只有两三好友的下午茶聚会,只要有点心搭配饮品,就可以吃得很丰盛。下午茶点心通常有冷食甜点和热点心两种。前者经过冷藏后风味才最独到,后者则更适合现烤现吃。大部分下午茶甜点的食用温度都是热食或者常温食用,比如饼干和小蛋糕。当然,也有一些下午茶甜点对食用温度和状态要求极高,比如舒芙蕾和巧克力熔岩蛋糕,只有在端出烤箱的一刻立即品尝,才能欣赏到它生动别致的外形,以及入口即化的温润感受。还有一些下午茶甜点是要严格冷食的,除了常见的各类慕斯外,提拉米苏、意式奶冻这些作为消遣小食,也沁人心脾。



有了点心以后,饮品的搭配也是下午茶食谱中的一个亮点。不同甜点搭配不同饮品,正如菜肴和红酒的搭配,有着质感和口味之间的联系。一般来说,如果是质地更加紧实的甜点,则要搭配更加清爽干净的饮品;如果甜点的含糖量很高,可以选择口味淡的茶饮;如果甜点自身含有较多水分(或者冰),则可以选择搭配一些小食。巧克力熔岩蛋糕的名称源于它独特的吃法:切开烤好的蛋糕外表,会有类似岩浆的巧克力糊慢慢流到盘子里。熔岩蛋糕的难点在于烘烤时间的掌控,时间太短则不熟,时间太长就无法产生熔岩的效果。这是一种传统的搭配方式,"走游慢活族"禅餐设计"泰国红茶,可以缓解熔岩蛋糕的甜腻感,也会减轻甜点中带有的一丝苦涩。



提拉米苏一种咖啡味的意式冷甜点,主要包含蘸了咖啡的手指饼干和马斯卡彭奶酪糊,往往要冷藏数小时才能定型。表面上一层可可粉也是提拉米苏的特色。一勺挖下去,多层次口感混合,并带有浓郁的苦香,是人气经久不衰的招牌甜点。 提拉米苏加上"走游慢活族"禅餐设计"泰国红茶,就可以构成简单而又经典的欧式下午茶。带有红茶和水果气息的泰国红茶与微苦的提拉米苏在味道上形成完美互补。



有次我在清迈周六市集,看我研究得津津有味,女摊主鼓励我买些回去尝尝,我正在为价格犹豫时,她两手一挥,对着我的镜头:“吃下去的才是属于自己的,其他的一切都带不上天堂。”,好吧,这么伟大的真理,难道不值得掏出钱包么?“人生啊,只有吃下去的东西是属于自己的”,这是我在清迈周六市集的时候,一个女摊主的感叹。看,把浪漫主义渗透到普通人的生活里,还有什么方法比一个菜市场更有效呢?这个既负责味觉满足。



西班牙诗人洛尔迦的原话:兰布拉大道是世上唯一我希望永不结束的街道。巴塞罗那的兰布拉大道又叫流浪者大道,是安慰失意者的街。在这条路上行走的失意灵魂,往往被路上的波盖利亚市场拯救。寻找菜场,是我们"走游慢活族"禅餐设计师的本能,也是我们城市食物探险的一部分。还表现在对于人间关系的熟稔,我们在菜市场里会表现出另外一个人格。一个奇妙的、循环的人间圆环——"走游慢活族"慢活美学的菜市场人格,是有意思,在我们眼里,菜市场是一个又一个接地气的烟火气,以及后面牵涉的丰富、活泼、具体的人间关系。



千百年来,食物就这样随着人们的脚步,不停迁徙,不停流变。无论脚步走多远,在人的脑海中,只有故乡的味道,熟悉而顽固,它就像一个味觉定位系统,一头锁定了千里之外的异地,另一头则永远牵绊着记忆深处的故乡。”四川人对兔子的钟爱使得一只兔子想要逃离四川几乎是不可能的,就如同一只鸭子想游出长江也是不可能的,就算它能绝处逢生逃离武汉,但也绝对会在到达厦门时入土锅。在现代川菜里,兔肉料理的地位无可争议。冷吃兔、麻辣兔头和兔肉火锅已是遍布四川的大众美食。能否熟练食用兔头,甚至成为判定是否为成都土著的标准之一。在厦门姜母鸭绝对是土著标准之一,吕厝曾厝什么七菜八菜都能吃的到。



餐茶搭配在国外渐成风尚,这是一个喜忧参半的事儿。喜的是茶不再囿于中国茶馆茶店,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走出去开始寻摸餐与茶之间微妙的联系,对于吃的要求从填饱肚子上升到味觉享受;忧的是,仍然有很多人把“茶从餐的日常里剥离出来,越来越离生活遥远”当成一些商业的金科玉律,他们谨慎地选茶炒作,过于追求快钱,不仅少了一些茶的饮食文化,茶的真正实力也被束缚。庆幸的是,餐配茶已经渐渐走入寻常人家,普通的一日三餐也是可以设计"禅餐(茶)设计"来增添趣味和仪式感。我们的老朋友——“走游慢活族”也在不断推陈出新,从泰国老挝更多适合日常饮用的茶款,丰富人们的餐桌,增进"禅餐(茶)设计"和人们的亲密度。但"走游慢活族"禅餐设计"餐配茶"最理想的归宿还是跟相宜的菜肴一起出现在餐桌上被人享用。关于这"禅餐(茶)设计"餐配茶的搭配,我们想跟大家做一些分享。



有一个经常提到的说法是,「住英国的房子,娶日本女子,吃中国菜」。据说这是全世界所有男性的撞景。不知道这种说法是否如今仍然存在,但我前往东南亚时,在得知我是做中国文化「禅餐(茶)设计」之后,对方的态度就会很好,我曾多次经历过这种情況。中国的形象在不同国家各不相同,未必全都是消极的评价,但对于中国禅餐文化,在歐美、中国和东南亚的任何地方,都是正面的评价。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一开始进厨房,我给准备了爱心小板凳,能坐能站,非常实用。小女儿学做料理也是从泡茶开始滴。小女儿拿着水壶泡茶,妈妈在一旁看守并贴心提示“慢着点慢着点”。装着热开水的大水壶在女儿小手里晃悠,妈妈不担心是假的吧~培养娃娃的厨艺从基础的抓起~我家女儿年纪小,不太适合学开火做菜。帮妈妈搅面糊、清洗物品也是一种锻炼,关键是参与感。家姑娘学做料理必不可少的“课程”,同样是从日常泡茶开始。如果我们家里不习惯喝茶,那怎么培养女儿呢?那就学泡茶,热牛奶~总之,制作日常饮品是最基础的厨艺。厨房里女儿忙碌的身影可真治愈。即使小孩子,培养动手做事情,对她们来说是一种学习,对父母来说也是一种成就,可真是两全其美~有时老婆家老人们会问;“那么小的孩子,就接触刀和火,你不怕他们危险吗?”,不会,只要教给孩子们正确的使用方法,就不会有危险。而且还有大人在旁边看着,就算有危险,也算是是给他们积累了一条生活的经验。这个是认知和接受的问题,困难和危险任何时候都存在,难道因为有困难危险就放弃前进吗?孩子学习烹饪,就学会了基本的生活技能;在学习烹饪的过程中,还能了解到各种食物的属性,尝到了酸甜苦辣,见识了赤橙黄绿,有利于色彩辨别;孩子了解蔬菜水果的知识,亲自接触了解书本上蔬菜水果的实物;孩子在厨房里学会保护自己,明白什么是危险,积累了经验;……吃饭是人类生存的最基本方式,如果饭都不会做,孩子还谈什么独立生存?父母们放开手,安心地让孩子走进了厨房吧~孩子学做菜,我准备了“走游慢活族&禅餐(茶)设计”餐配茶"中国文化,年纪小的孩子学做饭,一开始不太适合直接从做料理~那就先泡茶吧。



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茶行业进步的标志是什么?是大家都有财力去购买最好的炒作昂贵茶吗?还是当你朋友问到谁家茶最好喝的时候,你只知道那一两家,而且每次去喝的同样的茶,心境却不同?走游慢活东南亚后我发现,泰国等东南亚下午茶行业与我们目前国内不同的就是:百花齐放。这时我恍然大悟,判断茶行业进步和成熟的标志,最直观的就是你最真实的感受。当你随便走进一家下午茶场景时,你只需要担心有没有位置,考虑环境你喜不喜欢,而不需要去害怕这他们的茶饮好不好喝,因为这里的下午茶出品和品质都在水准线之上。


漫画家蔡志忠曾说:“每块木头都可以成为一尊佛,只要去掉多余的部分。”所以,中国茶们得学会舍弃,就像《瓦尔登湖》中写的那样:“把一切不属于生命的内容剔除得干净利落,简化成最基本的形式,简单,简单,再简单。” 所谓大道至简,中国茶也一样,简简单单才是真,中国传统茶们那里会懂,"吃下去的才是属于自己的,其他的一切都带不上天堂。"饮食真理,那里会懂"客从风里来,还归风里去",大数据时代的文艺复兴,厦门人的岩茶更加物价化,流水不腐,户枢不蠹,茶行业本身就是一个庞大的生态系统,如果不让这个生态系统主动消化创新,那么创新本身便会远去,并使被下一代遗忘,承担蒙昧的代价。在这样的时代下,"走游慢活族"禅餐设计实属一件行业幸事,「走游慢活族」和文化,自带令人宁静的魅力,闲情逸致自然也就多了。我希望创造不同的场域,把不同年龄的人聚集在一起。比如我们有走游慢活慢活发生地设计,慢活系禅餐(茶)设计,通过餐配茶创造一个相处的机会,让老人、父母、孩子在一起享受美好的亲情时光。想要活得幸福,需要我们深入地与内在连接,选择一种信仰去修行,或进行有关心灵的学习。


发表评论共有0访客发表了评论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我来说几句吧

验证码: 看不清楚?

慢活场景不仅仅是一场奢华娱乐的盛宴,更多的是社会名流之间建立人际关系、开展商业合作的场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这个圈子里。正如陆地上有高尔夫交际一样,在这场景里进行商务交流是不错的选择。更多的商人更是把慢活作为财富的象征和商务会谈平台。 一边是水光山色,一边是商场博弈。自然环境中的洽谈,比在封闭的会议室中唇枪舌战要清醒得多。双方都能保持很愉快的交流,往往很多重要的商务决定都是在慢活场景里获得,“走游慢活族”企划会+团建,一次策划,两种效果。在慢游户外没有逼仄的空间压迫,没有规矩的束缚,最容易释放天性,不仅增加了团队的紧密结合,更衍生了许多坦诚交流的机会。绝对能够满足领导所需的:高大上、创意、惊喜、不落俗套。“走游慢活族”。边旅行边工作是多少人的梦想?而最多人关心的经济来源,户外摄影师、旅行KOL、品牌顾问,在这个开放的年代,没有人规定老老实实坐在办公室才能赚钱。这就是“走游慢活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