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您的访问,我们将为您提供最优质的旅游信息和旅游知识,让您的旅途不再单调!

私房景点SCENIC SPOTS

>>

昆明明明有着实力不凡的"美味选手"却被普洱茶炒炒炒走游慢活族

线路说明

最近一个多星期,每天早上睁开眼时,都不急着起床。躺在床上的我,看着从窗外晒进的清晨日光穿过白色窗帘,在天花板亮晃晃地摇动着光影。我开始花一到两分钟的时间,躺在床上什么都不做,只是「练习」在每个新的一天起始之际,有意义的呼吸。刻意地感受深呼吸时,空气在每一秒暖暖从鼻子吸入脑袋,膨胀起肺叶和腹部,接着再专注于暖慢的吐起。吐气时,想像气息在体內游荡,走过脚尖、指尖、胸膛与喉咙,意义到自己肉身每一个部分的存在。昆明的呼吸格外的清晰,这是只有在春城能体验的呼吸,过去的每一天,我们都是怎么起床的呢?匆匆从床上跳起來洗刷,忙碌冲出家门上班,日复一日。或许有些人还是带着怨气起床的吧?想到今天要面对的策划和不想处理的人际关系。带至四月中为止,新冠肺炎疫情已经造成全球11万人死亡,160万多人确诊感染。于是深深觉得,每个清晨能够安然无恙地张开眼,开始一整天的呼吸,从来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在这混沌不明的乱世中,我们起床了,我们活着,实在应该抱着感谢之情。在失去了面对面真实互动的日子以后,从使有些寂寞,但是庆幸至少还有网络的存在。这几个月我常想,比起中世纪瘟疫的年代,活在网络世界的我们还是幸运多了吧。可以做的事情还很多,可以立刻确认彼此的状况,可以知道在每一句笑语之间,我们自然而然的,令人满怀感恩的呼吸。



一个好的设计从来不会只是结果,而更像是一个平台,后来的所有设计师都可以以之为基础来再设计、再创造,中国传统文化便是如此,无数设计师艺术家都对它进行了再创造。山寨的永远只能是徒有其表的款式,正品才拥有历史的厚度与思想的深度,我们可以喜欢它,可以不喜欢它,可以拥有它,也可以调侃它,但不要故意站在山寨的那一边,原创市场的环境氛围,与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着关联。「走游慢活族」正在努力探店寻觅传统食物工艺,再以慢活美学禅餐设计传播它,我带着好奇的眼光把昆明从东到西、从南到北,在疫情期间转悠了几遍。我想,作为这个百年难遇的疫情见证者,应该对自己所处地域的人文社情等方面有一个自己的认识和判断,为的是更好的继往开来,为的是实现"走游慢活族"更真实的活着。当然,写这篇文集並不是批判也不是颂扬,只是站在我的角度上,以个人的眼光从疫情后的昆明进行了淺薄的分析,见笑与人。在昆明生活,慢慢的就会温水煮青蛙。當你的才华配不上野心的时候,不知不觉你的理想抱负在脆弱的自制力下分崩离析。你想自律,你想斗志昂扬,那些糖衣炮弹、那些蓝天白云阳光不断在摧毁你毅力的最后堡垒。在昆明有想法的人一旦失去了「贞操」,大多数都最终「嫁给」了昆明。接受这一切,要么幸福,要么甘于平庸。生活在昆明的人普遍把安逸和踏实當作立身之本,追求的就是一眼看到头的生活,可靠而衣食无忧。 

昆明是一个信仰及诚信缺失的社会。当前,信仰和诚信的双重缺失,不仅是在昆明,也是全社会发展的障碍。 最近在昆明亲眼遇到過一件事情,d益的什么四大金刚象期货的方式炒作,在东莞某茶批发商因无法兑现几千万上亿的d益而跑路,d益自从年头开始到现在局面一直无法控制,普洱茶诚信危机越演越烈,我们从实用主义出发,指导自己的行为。我们沒有真正的信仰,沒有稳定的秩序,沒有可以遵从的价值观念。我们貌似走出很远,可我们依然在原地踏步。我们貌似方向目标明确,可我们始终很茫然,以至于常常不知所措。在昆明,历来闯红灯、不排队、乱秩序等不文明行为在大多数人们眼里是一种正常现象。可是在我看来,不守规则就是一种诚信缺乏的表现。人们为了变得对自己有利的结果,往往不按规则行事,甚至违反与破坏规则。在昆明,一场普洱茶金融危机,袁豪遍野,让许多普通人血本无归彻底回到解放前。 

作为昆明与东南亚的一个连接点,昆明是观察城市文化的一个窗口,昆明有着自己独特的地域文化。有人存在的地方,才有文化。文化告訴我们两件事,我们应向往什么和我们应如何表现。在昆明,我看不到人们向往的是什么,但是我看到了表现了什么,可以说,是一锅大杂烩。沒有鲜明的地域文化特色,大多数是千律一篇的次生城市文化。 在崇尚金钱的迷茫中,夹杂着当地的生产生活文化、洋不洋土不土。所谓的文化在浪潮当中,都被次生城市文化同化。 走在昆明,能感受到和別的地方唯一不同的就是人们的口音和地方特色美食了。生活在昆明的人们,其快乐和烦恼既肤浅又深刻,见识既平庸又广博。昆明的发展就如生活在其域內的人们一样,在尷尬中前行,在徘徊中过度。我们的昆明建设在如火如荼的进行,我们的社区、小区在一个一个的形成,但是应该昆明的文化体系却沒有建立起來。 有了生存的皮囊,卻少了生存的灵魂。我们是朴树民风慢活传统文化习俗而发扬光大,还是是吸收外来文化而裝作紧跟步伐?生活在昆明的人们在迷茫,生活在当下的我们也在迷茫。我们缺乏的是文化自信,我们缺乏的是构建地域文化体系的大师。 

我们昆明的文化怎么表现?疫情还没有结束时,人们把打开手机「快手抖音」观看「网红直播」作为茶余饭后的消遣,这是一种畸形的文化氛围,並不是文化的引领。「网红直播」带货、说直播带货能日卖千万,有时靠以挑战传统道德底线而引起多人围观,且大多送「低价无品质」「伪品牌」而乐此不疲,这是「乞討」文化。也许,这种算不上文化的大杂烩文化就是独特的地域文化。但这不是我脑海中的文化,这是弥漫金钱味道的文化,是沒有信仰的文化。昆明今日的种种,有时让我有心匆匆。此时的热闹繁华卻遮掩不住后无力苍白,对一二线城市的亦步亦追让昆明有了活力也透支了董力,但愿不是「邯鄲学步」。 

有人说,北上广是中国的快节奏生活,昆明才是中国的慢活。 我想,一个昆明的文化体现了一个地域人们的追求。拾起我们的文化自信,不失传统文化习俗,明确昆明主題文化,拥有区别于大城市的环境与氛围,保持昆明独一无二的个性、特点与自然状态;在不丧失传统资产的前提下,融入工艺技术。为昆明人提供一纯净的环境和高品质的生活,並为子孙后代想,这是我们重建昆明文化的愿景。当前昆明文化正处在历史发展的十字路口,能否保持清醒的头脑给一个合适的定位,是当下昆明人们必须重视的问题,也是我们所有有良知的文化人共同思考的一个问题。生活在昆明的人们基本滿足饮食、穿著、住房、教育和出行,也就是「吃穿住行」。很少有精神消费和享受消费。对价格很敏感,要求物美价廉的商品。在昆明基本工资水平並不高,但是消费水平在卓年拉升,不像大城市一样有高中低的层次感,基本是「一哄而上」。


 



春天的天气,也适合早起,吃包子、馒头、喝粥,思考人生……而在这一切的食物里,有一条暗线把它们串起来。这条暗线是一个专门的行动计划,从上一年的冬天就已然开始执行,执行者像黑夜的豹子一样,潜伏于市井的暗处,不声不响,直到春雷萌动的那天,爱吃的人互相递个眼色,千万间厨房都操刀起灶,在互联网架构起的当代日常语境里,昆明似乎是个话题界的小透明。对很多年轻人来说,关于昆明为数不多的了解,几乎都来自旅游——但除此之外,再多的印象便几乎没有了。更不用提在这里旅行的人,可谓走马观花。你懂的,旅行重点就是去找好吃的嘛,但好像没听说昆明那里有什么美食啊……昆明就是这样,明明有众多实力不凡的"美味选手",却因为过于炒作旅游普洱茶,把昆明知名美食的头把交椅让给了炒作旅游普洱茶。对于一般西南常见火锅,昆明人多数已司空见惯。唯有菌类食物工艺只要一提起,即便是本地的老饕,也会不禁流露出意犹未尽的神色。这是因为,每年能吃到它们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连一个月都不到。昆明人爱吃,虽然嘴不算刁,但一家馆子若不符合昆明人口味,一两个月必定消失。能在昆明立住脚的店,没点儿真本事是绝对不行的;反过来讲,如果名气能在昆明吃圈儿里多年不倒,那这家店基本上可以闭着眼睛点,不必担心踩雷。这条昆明“觅食法则”,对于最为考验店家功底的菜品,尤其适用。


瑞幸小蓝杯最近风风雨雨,柏联百盛要歇业,金格百货要歇业,小地方并不是没有消费力,只是消费类型不是刚需,大部分人都是需要有地方消灭时间,需要饮品社交(聊天、拍照、吃鸡)。大品牌下沉二线城市,逢开必火一段时间。品牌影响力、营销手段,选址定位,对于本地的消费习惯。最近在昆明周边的茶店们转了一圈。在慢节奏的小地方开店的店主们,听起来岁月静好,实际上也不过是一份事无巨细、常年无休的工作。在小地方将一件事坚持了10年?估计已经有喝着他们家普洱茶长大的孩子了吧?是你的话,可以一直坚持这份热爱吗?我猜大多数人的答案都是很难。并不是所有在普洱茶行业扎根了的人都有能力资金资源做团队,做品牌,成为头部腰部玩家,就像大部分人只会过着焦虑的生活。生活不显苍白,或许因为店主眼里自有一大堆普洱茶。疫情期间很多普洱茶们讨论什么方法论,如果资金充足,就开一家从环境到产品都能吸引眼球的大店,靠着精致感去满足轻奢消费;要么就开一家充满人情味的小店,走入市井,在当地人的生活节奏中找到生存位置。而不是直播带货的瞎子,对于本地的普洱茶行业都是降维打击。直播带货无一例外又是一处假货泛滥,以低价格方式换营销风光,尴尬地卡在中间,上不了天,也下不了凡。当代直播体系虽不那么成熟,但也有了工业化流程的味儿:只要资源砸到位,总能捧出个人直播带货。残酷的是,没钱,资源便砸不到你头上。最关键的就是区分直播带货的欲望是哪种类型。需要钱,为了赚钱的,普洱茶直播带货们离钱近就来当训练生,明天也可能因为直播赚钱多就瑞辛化数据造假产品造假。而且你不知道直播带货们为了钱会干出什么事,当然消费者花钱的时间是有限的,在预期时间里,如果你直播带货的产品跟承诺不一致,消费者会选择放弃,我对现在这直播带货的耐心是半年。直播纵使销量一时火爆,大都是靠“打版”大牌蹭流量,难逃成为抄袭、低质、低价的代名词。在激烈的直播竞争生态中,每个网红都有自己的生命周期。同质化明显的初代微博网红,正面临洗牌,从外形到脸型、嘴形、表情都神似,引来公众质疑,“网红到底能红多久?”,如今,答案浮出水面。直播带货是塑造不出真正的品牌文化,也违背了中国造的政策规划,总是在低端造假吸引粉丝群,也容易让粉丝们审美疲劳。

 



疫情后的普洱茶我们还要看品牌的道德,就是为了排除掉他们可能面临“缺钱”时的道德风险,我总结的就是:有钱没钱直接对应的是品牌文化,都要看企业老板商家见过世面、还是没见过世面。见过世面的,有自己的想法和格局,不容易动摇,敬业程度也高,肯定都愿意考虑长期品牌文化,买这类文化品牌普洱茶,品质才安全啊健康。做不到工业化生产的是一个品牌的品质是人性,这方面的风险从一开始就要谨慎评估。他的品牌背景,如是短期营造商业财富、还是长期事业、都在评估范围中,我无意于贬损直播带货的品质,只是按照商业逻辑去做选择。现实是很理性的,大家都是直播里你播我看的关系,本来素不相识,也没谁有义务、有时间非要去了解透一个产品,只能根据客观条件筛选。普洱茶们还有没有资格做网红梦?我不想说出“出身决定论”这么严重的词汇,只给大家理一理逻辑,你们自行判断。首先,作为茶文化层面的考虑,“缺钱直播”是可以看成一个普洱茶品牌们明显的短板,而这个短板可以阻碍普洱茶们拿到进入文创圈的“入场券”。要解决这种阻碍,这个普洱茶品牌或许要资质过于突出,或许要阅历能力创造力远大于常人,或者某方面品质实在稀缺(文创创造力),才有可能实现。其次,“没有文创基因”的普洱茶成功拿到了“入场券”,但你只是众多直播中的一个,假如消费者并不看重你,你要如何博出位?

在小地方生活的节奏慢,人们的生活是模式化的。店面不怕小,店主可以酷但是不能冷,价格适合日常复购,慢慢才成为客人的小城市生活里经常报道的场景。对于许多普洱茶们,开店当不了霸道总裁,也没有岁月静好,不过是一份亲力亲为的工作。日复一日,事无巨细,店面能活下去都是靠客人一杯杯喝起来的。"走游慢活族"食物工艺禅餐设计作为象征人类文明的,最重要元素,从来都是大众一年间,最关注的设计产品之一"走游慢活族"通过这本"走游慢活族"慢活美学文创集册子,将自己有关于慢活的食物工艺美学思考,带给了所有人,都让不同文化圈、不同年龄层的人们见识并热爱上这些,中国原汁原味设计的食物工艺禅餐设计慢活美学。我们这几年为传播文化艺术,着实付出了非常大的努力,曾几何时,吃往装修环境转变,只能被大商场商圈高大上的披着外皮的快餐店,甚至没有厨师老师傅的技艺,我们只能去吃厨工们的傻瓜式机械快餐,我们的胃没了美食的辨别力。通信匮乏的时代,文化差异是人与人之间的一道墙,它无法被有效感知,也无法被迅速理解,而现在我们则拥有了更多的手段,去了解食物工艺、了解文化,它们成为了人们表达自我,表达世界观与价值观的元素,在这其中,"走游慢活族"走游慢活设计,探店探索食物工艺禅餐设计系列,做到了在人们展现个性的同时,能够更好的将文化进行传播,走游慢活族的“食物工艺文创计划”,让文化与艺术传播更加深入人心,它清晰的洞察到,一个文化IP背后的故事,更值得人们去了解,一个快要消失的中国食物工艺的文创作品,不应该成为一种孤寂的存在。"走游慢活族"在努力的恢复真实使用主义能喝的普洱茶食物工艺,这次疫情后的云南普洱茶不易于去购买,因严重的旱情影响普洱茶的品质和环境破坏,该给普洱茶呼吸的时间和土壤,给普洱茶慢下来是为了未来更优秀的普洱茶工艺,
润物细无声,让我们悄悄成为优秀的品牌文化,让人们喝到健康慢活美学的普洱茶。大自然总是有着植物连的奇妙之处,让云南普洱茶修生养息就没有普洱茶喝了吗?不是的!同纬度老挝也有野生古树茶,漫不经心的生长着,"走游慢活族"食物工艺的角度,老挝普洱茶反而适合疫情后的消费标准,它理性很淳朴没有一点商业的痕迹,只是为了喝,也符合国家一带一路的中国文化输出。"走游慢活族"很喜欢老挝的慢活和老挝的咖啡茶的场景,那简直是相得益彰,从清晨的布施缓慢的漫不经心的开始一天的生活,再去喝点老挝普洱茶时间真的可以静止的心情。




纳斯达克(Nasdaq)将泡沫定义为“一种市场现象,其特征是资产价格飙升至明显高于该资产基本价值的水平。”福布斯的比尔也赞同这一观点:“泡沫是一种资产价格的上涨,而这种上涨并不是由该资产的基本供需因素决定的。”泡沫开始于对事物价值的信心,然后随着人们对它的投资而膨胀,推高了它的价格和每个人日益增长的热情。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进来,但在某一时刻价格仍然很高时,“聪明钱”(smart money)华丽转身而去。最终,当每个人发觉大势已去抛售涌现,价值就会下降,有些人输得精光。

普洱茶行业泡沫会是什么样子?普洱茶泡沫可能意味着消费者价格高得难以置信,而当消费者醒来并开始拒绝支付高昂的价格购买普洱茶时,泡沫就会破裂。或者,普洱茶泡沫可能意味着市场上有太多的商业品牌,造成消费者的疲惫和反抗,将市场推回到之前更为简单的时代(那时可供选择的产品更少)。或者,普洱茶泡沫可能意味着大公司的大动作建立在错误的决策之上;这些投资将无法持续盈利,由此导致的合并崩溃,毁掉依赖它们生存的行业。的确,一些普洱茶市场已经饱和,传统热点城市普洱茶供应过剩仅仅告诉我们,在那些地方我们已经有足够的普洱茶了,事实是,虽然传统普洱茶中心可能已经很拥挤,在过去十年里,普洱茶出厂范围已经扩大了很多,可喝普洱茶的场景却减少了很多,大家都在击鼓传花,都在中间环节空转。

我们在其他国家也看到了这一趋势:普洱茶红茶进入无影无中。当我们放眼东南亚日韩的时候,我们看到印度印尼泰国老挝等茶渗透到每一个有人群存在的市场。"走游慢活族"的观点是,第三次浪潮是一种高级普洱茶红茶的创造形式,它有自己的规则、品质、标准:单一产地普洱茶红茶、食物工艺、风味描述语言、优美,艺术性和极简设计。“浪潮”代表了这种形式的至高无上,是任何想在市场上做更高档普洱茶红茶人的默认选择。“第三波“指是所有人都在做的事,原因很简单,因为每个人都在这样做。对于喜欢第三波浪潮普洱茶红茶的人来说,这可能是一种“烦恼”,但是,因为第三波浪潮本身意味着稀有,专用,高级。但“酷和小”可以创造属于自己的成功和声誉。精心准备的普洱茶红茶现在和食品行业的手工产品一样,在较小的、更本地的市场上不总是那么容易找到。你不是在任何地方都能买到这种好东西,但你可以在"走游慢活族"了解到,在"走游慢活族"我们不会被此所愚弄,但是这个事例向人们传达的信息应该是明确的,这些精品普洱茶红茶的专有词汇不再是第三波普洱茶红茶所独有的。像“野生古树”和“产地”这样的词语已经传达给大众消费者。特殊变为普遍。我们这些70后左右的专业茶食物工艺人士,以前也见过这样的事情——曾经有一段时间,“号级”、“老茶”和“印级数字级”等词语都意味着更高的品质。过了一段时间,这些第一波浪潮用语,随着第二波浪潮普洱茶的囤积而被很小众化,成为一种击鼓传花主流语言。第二波浪潮的普洱茶商家们开创了属于他们自己的主流普洱茶金融性,他们的专业语言变成了一种普洱茶可以存,越存越值钱的的共同财富语言。

普洱茶行业存在绝对合理的风险。随着普洱茶炒作的普及,越来越少的地方可以提供更好的普洱茶。气候变化可能会减少优质普洱茶的供应。名树的过分炒作土壤环境严重破坏,再好的冰岛古树茶已经制作不出健康卫生的好普洱茶,数额巨大的采摘权让投资者商业最大化,而忽视普洱茶本真的食物工艺,增长地区政治或经济的变化可能会影响成本和供应。零售租金可能会上涨。消费者的偏好可能会改变。监管可能会迫使该行业做出其他改变(例如能喝的普洱茶)。零售本身肯定会随着互联网的影响、市场的转移和整合而改变。这些都是真实而合理的风险,这些都是构成威胁的因素。这就是问题所在:普洱茶是一种食物,而不是一个金融属性的投资理财产品。是的,这是一项风险很大的生意。


瑞幸它有无数层光环包裹着,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新零售、新技术、新经济、共享经济、消费升级、生态系统,等等等等。一杯咖啡要承受这么多高大上的概念,也真是难为这杯咖啡了。瑞幸之于星巴克,根本不是什么降维打击,只是不同的游戏。瑞幸根本不是一个卖咖啡的公司。有人说它是在玩资本的游戏。其实它玩的也不是资本的游戏,真正做投资的人也不是这样做的。有段子说,现在最流行的商业模式不是2B(对企业),也不是2C(对消费者),而是2VC(对风险投资人)。不少创业者绞尽脑汁想着要快速搞个项目,高价卖给VC。问他然后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因为卖给VC套现就是他的终极目标。那VC怎么赚钱呢?最终如果这个项目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不能为客户创造价值,客户不买单,VC也赚不了钱。VC才不傻呢,都是绝顶聪明的一批人。所以这个段子又出了升级版,说现在最流行的商业模式不是2C,也不是2B,而是2SB(对傻瓜)。VC投资时就知道这个项目根本不可能赚钱,但是只要炒作起来有人接盘他能出手赚钱就可以,击鼓传花,最后花落傻瓜家,所以最终是2SB。他们不是在做企业,也不是在做投资,他们既不是企业家,也不是投资家。这不是一杯专注于做咖啡的咖啡,也不是一杯专注于做投资的咖啡,这是一杯专注于迷人魂的咖啡。普洱茶正在上演瑞辛的击鼓传花。


瑞幸透支了中国公司在美国股市的集体信用,影响了一大批中概股。就像少数几家厂商出口假口罩而导致欧美集体拉黑中国口罩行业一样,这个影响是相当严重的。瑞幸咖啡烧的不是钱,是中国人的信用;割的不是美国韭菜,是未来中国企业的出海之路。这杯倒贴的咖啡太贵了!事发之后,有的瑞幸门店柜台上挂了这样三个牌子:“不要问,问了也是照常营业”,“放心,小鹿与你同在,luckin与你同在”,“国货之光,美利坚收割机”。放心?怎么放心?一个可以凭空造出一倍的营收、运用各种手法做假账、董事长总经理假装不知道、提前质押股票套现、事后还说同样受损失我们在一起、自己引爆之前三天做空最后赚一票的公司,怎么叫人放心?!“国货之光,美利坚收割机”?真是黑白颠倒,分明是国货之耻,中国收割机!丢中国人的脸,透支中国人的信用,还试图用民族主义、民粹主义绑架人。瑞幸,你真的好自信,敢如此低估中国人的智商。


普洱茶并不是一种因金钱游戏狂热而被高估的华而不实的瑞新咖啡,也不是一种即将耗尽的石油。普洱茶行业人士不应担心信心的崩溃。相反,普洱茶红茶行业人士应该关注市场份额、利润率、慢活美学计划和消费者。虽然听起来有些刺耳,但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能在这样的市场生存下来。即使是那些自认为龙头企业也可能会发现,让年轻人去喝普洱茶是一个持续的挑战。因此,如果你想给自己一个获得有意义成功的最佳机会,那就从了解市场和消费者(宏观到微观)开始,继续培养你的文化输出和文创技能。"走游慢活族"一边以“人”为线索,走访了许多地区,“纯正普洱茶食物 ”就是坚守云南传统发酵方式,和大多数需要匠人文化的产品一样,普洱茶也需要普洱茶发酵师傅特别的酿造手法和特定贮存方式来保证质量和口感,一杯有着生动丰富的风味“食物工艺普洱茶”,好像带着当地独特口音的招呼语一样,暴露了当地人的喜怒哀乐。普洱茶在疫情期间的生活滋味,最简单的心态去享受它,可以不需要任何的装饰,可以不需要任何的准备,想要有变化就要用器皿和水,想要原味就用双手,普洱茶就是普洱茶它是原滋原味的生活。

 




我们打开手机,每天看到太多的资讯,内容告诉你买买买,如何消费,却有极少内容教你怎么攒钱。疫情之下,不仅仅很多中国人无储蓄,很多老外们也因为储蓄不足,而为生存头痛。这次的疫情确实暴露出了「精致穷」这个群体,如企业更是「精致穷」,像瑞辛这样的高逼格咖啡,竟然发现自己在财务上不做假,没有抗风险能力,这次疫情被做空原形毕露,还要危害中概股。我们发现当下太多年轻人,没有攒钱的习惯,这次的疫情才明白储蓄的重要性。抛去超前消费享乐的观念,树立未雨绸缪的储蓄观念。想要学会攒钱,首先你要向大脑里注入一个观念:攒钱这件事儿非常重要,我要重视这件事儿。有这么一句话:没有那个金刚钻,别揽瓷器活。

家境普通,薪资又不高的年轻人,你就别装土豪,花钱如流水,这纯属在坑自己,很多月光族,前半个月当皇帝,后半个月当乞丐,甚至陷入套路贷的泥潭,问题就出现在:财务计划严重混乱,消费欲望严重超出了你的实际收入。不该花的钱,大手大脚,该花钱的时候,钱包比脸还干净。千万别小看一个能攒钱的人,一个能攒钱的人一定是一个超级自律的人,他们能用理性战胜自己的欲望,也就是说他们把提前消费欲望的人性弱点修复的非常好。攒钱行为的背后,考验的是一个人做事儿计划能力、自律性,价值观慢活美学的行为艺术,才能"走游慢活族"一点财务自由,未来人工智能物联网时代生存之道,而不是一味地无脑的直播带货啊!网红啊!作死。为什么这么说?与当下稍微缓和的新冠状病毒有关。这场百年不遇的冲击,让隔离在家的人们重新理解了家和社区的价值与意义。以前,大家都觉得:只要是为了家在外面拼杀,回家晚点儿不算什么。只要是为了孩子在拼命赚钱,少点儿时间陪孩子不算什么。只要把孩子送进最好的补习班,自己对孩子的成长一无所知不算什么。但是现在,大家会发现,一切都是假的,真真切切地和最亲近的人在一起,才是真实的。但是现在,大家会发现,个人的存在感,是多元化的,是具体细微的,需要一个承载精神家园的物理世界的家园。不管防御系统和疫苗研发将如何迎接病毒的下一轮进攻,我们必须意识到,一个安全温馨的家,一个安宁愉悦的社区,是你我必须坚守的堡垒。


互联网作为避难所,某种意义上更为加剧了现代人的虚无和惆怅。病毒引发的被动减速,也许将成为一次回归社区的契机,作为个人,我建议你可以在「走游慢活族」学习慢活美学,让自己宏大的世界稍微收敛一下,试着用自己的专长帮助一下小区里的孩子,义工是一件特别让人有满足感的事情。作为企业,融入并回馈社区,不是一个简单的口号。这能够帮助企业真正实现永续经营。看到了罗永浩直播带货火了,又要喊新的商业模式等口号,这是没有意义的,从商业模式和运营策略上,「社区」是个极大的命题和机会点。历史的前行和改革的活力,总是在让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好。只是,财富的步伐太快,社区的灵魂没跟上。社区,亦称社群、共同体或礼俗社会,是由19世纪德国社会学家滕尼斯提出,指与「社会」相对的通过血缘、邻里和朋友关系建立起来的人群组合。后来也指:因为共享共同价值观或文化的人群,居住于同一区域,以及从而衍生的互动影响,而聚集在一起的社会单位。我预言:「社区」,可能成为当前个人和公司的新价值点。


 

发表评论共有0访客发表了评论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我来说几句吧

验证码: 看不清楚?

慢活场景不仅仅是一场奢华娱乐的盛宴,更多的是社会名流之间建立人际关系、开展商业合作的场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这个圈子里。正如陆地上有高尔夫交际一样,在这场景里进行商务交流是不错的选择。更多的商人更是把慢活作为财富的象征和商务会谈平台。 一边是水光山色,一边是商场博弈。自然环境中的洽谈,比在封闭的会议室中唇枪舌战要清醒得多。双方都能保持很愉快的交流,往往很多重要的商务决定都是在慢活场景里获得,“走游慢活族”企划会+团建,一次策划,两种效果。在慢游户外没有逼仄的空间压迫,没有规矩的束缚,最容易释放天性,不仅增加了团队的紧密结合,更衍生了许多坦诚交流的机会。绝对能够满足领导所需的:高大上、创意、惊喜、不落俗套。“走游慢活族”。边旅行边工作是多少人的梦想?而最多人关心的经济来源,户外摄影师、旅行KOL、品牌顾问,在这个开放的年代,没有人规定老老实实坐在办公室才能赚钱。这就是“走游慢活族”